2018年3月3日 星期六

五子說法

http://shuis-t.blogspot.hk/2018/02/blog-post_19.html

2018年2月19日星期一   Shu Siu (如心恕也)

兩制爾今之將何往

首先說一個故事,而故事是來自新版《晏子春秋》。

話說今上之齊景公把任諸侯官的晏鷹數落一頓,
說原以為他很有本事,是以讓他治理康廣五年,
誰知卻被他搞得周天寒徹、亂七八糟,
今上要他反躬自省,否則要問責治罪。
是時,晏鷹就話自己會改道行之,
希望主公能畀多五年機會,如果搞不好就殺咗佢。
今上允之。

第二年,晏鷹回國都匯報,說已有定計,
曰任滿離職將轉赴中央履副諸侯總長一職,
並促使2.0 繼其職缺,萬事亦妥當安排云云。
今上聽之並連聲頌好。

及後,晏鷹回國述職,並再向今上禀說:
「其實年前我治理康廣,一秉大公,賄賂不行,
 經濟商貿拾級而上,房價冠全球,有樓之人荷包漲;   
 庫房肥到溜油,貧民得以救濟,境內沒人捱飢抵餓,
 可是主公卻要治我罪;到如今經囑咐之2.0 已從我議,
 反其道而行,重點是疏通賄賂今上之身邊人,
 假作大和解選擇,實則賄賂公行,
 輕商稅卻重黎民置業房貸民生稅項,
 並大赦天下為己所用之民,托富壓貧,
 官僚政棍犯事不問責,官官相護,凡事皆敷衍應之,
 打點上下左右等等,裏應外合著數齊齊搵之。
 因此境內怨民躁婦、低端人口騰盈過半,
 尤以聲請人士激增,設壇聚眾,打家劫舍… 
 可是主公你卻來誇讚我。」

嘿嘿… 兩制爾今之將何在哉?

~~~~~~~~~~~~~~~~~~~~~~~~~~~~~~~~~~~~~~~~~~~~

五子言 :AH Gwai
      Shu Siu (如心恕也)
      Philip CHU
                  森源
                  Small U

~~~~~~~~~~~~~~~~~~~~~~~~~~~~~~~~~~~~

AH Gwai
唔知有無強角版的新「秦始皇本紀」呢?
高端始皇帝、李斯、趙高 vs 
強角一眾低端萬杞梁、孟姜女…長城一路會否哭倒…
歷史會否重演…抑或相反的…
百萬五毛吹捧的千古一帝會否成真呢…


Shu Siu (如心恕也)

貴兄, 你一抛就抛出這麽多大堆問題, 難答呀, 
而且我也沒有想過......
在我僅知的一些歷史史實中, 

為何今人會稱中國為強國, 
相信就是因為中國不嬲都是以強勢治國, 
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或許真有太多低端人口? 
如若不強勢管治, 十数億人民, 情況想想便知有多糟了, 
況且溫飽亦是很多國家要解決的老问题?
因此, 侵略其他國家便是成本輕高效益的
一種治國政治理論?
可能由於此, 中國威脅論
就成為外國人攻擊中國的一個話題啊!
這又有否一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心態?


AH Gwai
如心兄,你寫晏鷹、2.0表面為香港做好事,
他倆手段貌似相反,但實質都加劇了香港內傷,
兩制將何去何從?
確是個好問題。
其實一國一制已不言而喻。
人活著不是只靠吃飯,我們還會追求真善美聖神,
要心靈得到安頓,我們求去得所安,
而不是良心不安而長壽。
無論香港、中國,不民主的體制
只容許金字塔式的頂端管治者為所欲為,
餘者被當成棋子、傻瓜般操縱。
他們將金字塔叫做國家,騙我們要為國家鞠躬盡瘁,
將金字塔的底層愈做愈闊愈安穩,
但國家應是一個圓球,球面任何一個點都是心靈安所。
當今中國給「笑稱」強國,
非出於其幾千年的皇權強治歷史。
2006年大陸推出自拍12集的紀錄片《大國崛起》,
剖析人類史上所出現過的大國如何交替興衰,
言外之意是,中國將是未來的堀起大國,稱霸地球,
自此有華人以強國笑稱中國,
逐年一呼百應,至今成了潮語、反諷語。

《大國崛起》https://goo.gl/mQyyG0

最後一提,一國GDP增長與民主政治發展,
兩者不必衝突排斥,實可並行不悖,
只是中共往失太大,害怕實施民主政治後有機會倒台,
被憤怒的國民秋後算賬,中共名譽掃地、黨員不得好死,

所以中共更急進,減殺民主異見,集權,著眼效率,
求量不求質的吹捧GDP,做出「成績」以易容;
也因為追求行政效率,用盡一切手段,
包括縱容貪污舞弊暴力黑社會,縱容了不義手段,
就同時打開了人心縱慾於權錢名色等,
所以中共內部權鬥常鬧得天翻地覆。
「中國威脅論」幾成全球共識,
本非針對中國的能力增強,
而在中共的文化愈來愈欠自省自律,中共人治,
人為錯誤沒有社會機制可以監察、糾正,
失誤結果易使全球化後的互動世界陷入危機 。

~~~~~~~~~~~~~~~~~~~~~~~~~~~~~~~~~~~~~


Philip CHU
一國兩制是解決香港回歸的最佳方案,
歷史証明和平過渡,至於兩制走樣,亦在意料之內。
無論什麼政制或政策,都會隨著時間改變。
故若說一國兩制失敗或騙人,
我覺得這種說法並不恰當



Shu Siu (如心恕也)

我覺得中國人之管治文化, 普遍上是有一定的標準, 
那就是要緊貼自己的上司, 即管明知不對也不會說出,
 加上官官相護, 所以, 兩制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不同的只是人的問題, 是關西方制度, 
是永遠都改不了中國的特式社會!



Philip CHU
你說得對!不是制度有變,
而是執行政策的官員所持的標準各異吧!



AH Gwai
制度指,一套社會或組織上一貫和穩定的處事方法。
制度的形成,可以出於社會規範,
例如老人家不時說老祖宗/傳統做開這樣,
後人必須跟隨;更多制度是由立法訂明,

例如教育制度、金融制度、司法制度、
政府行政制度(簡稱官僚制度)。
當正規制度一旦建立,便是「法治」,
當中所有執行者都須按章工作,
除非法規表明執行者有酌情權,
但酌情權並非任意可用,誤用會受「法治」。
若處理正常公事而因

「執行政策的官員所持的標準各異」而有不同結果,
失去穩定、一貫性,因人而異,
那就是人治,制度(法治)失敗了。


Philip CHU
貴兄所說的「正常」公事,可圈可點。
在法庭內,相同控罪,面對不同的法官,
會有不同的量刑,如說那就是人治,我並不苟同。
昨天法庭判處一名不小心駕駛的司機入獄一年,
是同類案件最重的判罰。
如以過往的標準,頂多判囚數月。
法官跟官員一樣,會因當時的環境作出執行的決定。
另一方面,批評往往比執法容易,
世界上沒有完善的法例,法官判案,
除了根據法例之外,亦會參考Practice Directions,
作為填補法例的灰色地帶。


AH Gwai
+Philip CHU   Philip兄,容我先說,
正規制度所涉及的法規,
主要分實質內容和程序兩大類,

前者涉及如何界定權責和所處理事件的性質等,
後者涉及執行起來的步驟,兩者都對執行者有 約束力 ,正常情況下不可違。
這兩大類外部可能有legislation,
執行組織的內部則以corporate/departmental goal、

policies、rules、regulations等實現出來,
細分還可以有guidelines、staff manuals之類形式;
如果涉及專業,則還有專業團體所訂的守則(ethic/practice codes)要遵守。
你提的practice directions,應屬指引之類。
以上一整套法規集合,屬於制度裏的內涵,簡稱法治。
按制度、法規行事屬法治(依法而治),
但制度內可能有不應時的舊法、惡法,
逐漸脫離常義常理,所以法規須適時修正以反映時代、
民意,實現法治的最終目的---以法達義。
我前帖提及「正常公事」,正是常規所可處理,
如何「可圈可點」呢?若遇非常態事務,
無法規或先例可援,就要向上級求助或當下憑常識處理,事後按程序法寫報告(exception report)
待有關人士審議再完善相關法規。這仍是法治。
但處理常態事務,竟無法可依,或有法不依,
每每由執行者依個人好惡處理,結果因人而異,
做法成為體制主流,這就是人治。法治失效。
另外,我前帖並無提及任何司法案件,
不明白Philip兄要茍同或不茍同什麼。
如果Philip兄指的是雙學三子案,由開審、判刑、
量刑覆檢、上訴、最終審定認同原判,
以上皆合符司法程序,
且法官們都有據地解釋了判案原則。
此案不是人治法治可對比的典例。不議。
總括言之,有沿用制度可循而有效落實常理公義,
應按制度行事。一國兩制的其中一制,
是香港既有的體制,我認為有其優越處,
不宜與另一體制隨便「行埋」。謝謝。


Philip CHU
貴兄,多謝你的回應,我的用詞或許不恰當,
又可能將話題扯得太遠。
返回一國兩制這題目,雖然這制度不算完善,
但作為一個史無前例的構想,我覺得算是成功了。


+Philip CHU   Philip兄,一國兩制是個好構想,
但施行至今,反映/維護香港人慣取的價值、
文化的香港體制,其獨特性卻不斷受到減損,
隨手兩個最矚目例子,
一、高鐵一地兩檢,違反基本法,連香港大律師、
律師公會都公開批評,最不堪是,
中央以「人大決定」的霸道形式強下命令,
視香港既有制度於不顧;
事實上,香港高鐵原計劃在內地上落站少,
可兩地兩檢而不損效率,或者一地兩檢只做入境、
清關和檢疫(ICQ),很多方案都可行。
二、梁游事件之後,借勢再DQ不反共不倡獨
但犯了芝麻綠豆宣誓瑕疵的四名立法議員,無事生非,
那4DQ違背了香港多數民意,
此事背後是否中聯辦/中央推動,見仁見智,
但造成的後果是立法會民主派監察政府施政的功能失效。

中資取替港資控制港人衣食住行、內地人湧入搶福利、
普通話必修…數之不盡。
事實上,習近平在十九大已公開明言,

中共要加強香港的「全面管治權」;
早前中聯辦王志文亦按旨說中環西環要更多「行埋」。
香港一國兩制?恐怕名存實亡。一國一制近在眼前。


Philip CHU
+AH Gwai我認同一國兩制開始走樣,
現希望只限於民生事項, 
否則香港在國際上的優勢會盪然無存!


AH Gwai
+Philip CHU 現在民生、
政治(中環西環共管、倒退的831普選框架、
過度修改立會議事規則削弱召開調查能力,等等),
都見兩制嚴重走樣,民怨四起。
民心不穩,制度逐弛,會影響國際投資地位,
新加坡已勝於香港。
最後一提,香港趨向一國一制背後最陰暗的問題,
是香港人本有優勢的中西多元文化被當作思想雜種,
離經叛道,港人不是中共治下的「純種」中國人,
若港人不願投共自我改造,就只有待國家出手矯正,
故港人被奴役是活該的,終將是二等國民。
這種民族主義趨勢,最不可取。
人之為人及其尊嚴,不在其種其思的純與雜,
而在是個「人」。說多了,見諒。

~~~~~~~~~~~~~~~~~~~~~~~~~~~~~~~~~
恕兄新年流流也講起政治來,
政治層面對我哋小市民來講,都理不了什麼…
只希望香港真的是一片福地,
很多事件都能夠化險為夷…迎刃而解…


Shu Siu (如心恕也)

森兄, 其實呢篇已經寫咗成個禮拜, 
就係因為過年所以我先至咁遲post出嚟。
其實香港係福地, 應該冇乜事, 又因為香港好自由, 
唔鍾意嘅話能力可以的會移民它去, 
另方面, 如果香港唔好, 那有這麽多人回流返嚟咩?


AH Gwai
+Shu Siu 如心兄,每年香港都有華僑回流,
但不見得增多,你可否提供資訊來源?
回流返來,住已經是問題,
4-500呎私樓賣價至少3-400萬,
100呎劏房月租約$4,000,輪公屋閒閒地4-5年,
所以回流華僑真係要在香港留有祖屋,
或者帶住好多錢才好返來,
或者至少有大學學歷返來
即刻搵到份月薪至少$20,000的工作開始單身捱貴租。
相反,移出的人不斷增加。
近年港人移到跟中國打對台的台灣,更是破記錄。
(鋤強扶弱?)

《香港主權移交20年:台灣成為移民新熱點?》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0351428

《香港人移民加國創新高 移民潮再現?》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9/21/n9655598.htm


Shu Siu (如心恕也)

+AH Gwai 貴兄:請勿太認真,
我也知「回流香港的人很多」是我說溜了嘴…
其實我意指香港是個移民城市,
比其他國家地方如美國還更自由,
是一個包容很廣的「移民城市」
(這也包括了非法移民),
正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 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否則就沒那麼多人來搵食。
講番每年有許多華僑回歸,雖此言屬有些臆想,
但據我所知,這確是有的,而且亦比以往為多。
因為回歸或回流不等同移民,可以短暫可以長久,
就好似我便有兩次回流經驗,
時間還是超過十年,此一切原因便是一個利字。
“利”有多種涵義,例子就如現今的華僑,
他們經濟能力都比往常的好,當年紀大了,
到退休時候自然想家,也會想念往日的一切種種,
誘因當要是有親人朋友仍在彼邦。
在我知道的…有部份回來會住得頗久,
又或一年中兩地各佔一半時間。
說穿了,大家都知道移民是為將來買個保險,
如果平安大吉去到退休,而身邊亦存有一些積蓄,
那為何不使用當地政府給國民的老人金遊埠?
雖然有限但不用難道要帶入棺材。
我認識一些移民紐西蘭的西人,
他們每年都會用儲起來的老人金
去一次旅行或回老家探親,亦會隔三四年換一部新車。
題外話,在紐西蘭也有很多老外會這樣利用老人金的,
有些會搵個亞洲女性做老婆,
又或出外到越南泰國等地方尋芳也大不乏人,
甚至樂不思蜀,流連忘返……
這個時候便會和「愛人」長住「那方」了,
這又算是不是回流?

~~~~~~~~~~~~~~~~~~~~~~~~~~~~~~~

Small U
基本上現在實行的一國兩制
越來越不像當天解決香港前途問題時
所提出的一國兩制構想,
確保一國兩制不變形、不走樣也不宜流於自說自話。


Shu Siu (如心恕也)
經過了二十年,這個兩制是否需要來一次檢討?
但有一點很重要,是要保持當年兩制的不變、
或還是取向貼近民意的現實?
又,怎樣將制度完善?
似乎以現今社會是很難得到共識,那怎麼辦?
正所謂家衰口不停,便易使之社會分化。
所以,縱然確立了制定,若執行者偏離了犯錯了,
這能有監察、能有懲處及追究相關責任嗎?


Small U
連串問題,值得思考,我懶一些,概括寫一點吧=P
說開「檢討」,以至衍生的選擇問題,
我認為最關鍵的思考點不在於「要與不要」、
「要A還是要B」等答案,而是「檢討應如何進行」、
「有沒有預設目的」等較深入的考量。
倘若所謂的「檢討」只不過是握權的人「拍板」,
實則上主要目的乃「鞏固自己的權力」,
變得更為專制也「有法可依、為所欲為」,
則這樣的檢討也是為執政者服務而已。
Shu Siu提到民意,
我想起了當天卡梅倫政府就
「英國應否脫歐」(重大事項)舉行公投。
執政的保守黨明顯不想脫歐,但亦願意容許人民、
各大媒體甶由表達立場
(投票不只一人一票這麼簡單嘛,
 還要有「容許人民有機會參考不同意見
 (言論自由、新聞自由)」、
「公平公正透明的投票制度」等配套配合),
  然後讓人民慎思後作出抉擇。
  即使投票結果和執政黨的意見相違,
  英國政府仍願意跟從國民意願脫歐。
  近年,英國的經濟實力雖非處於高峰期,
  但這份器度與對人民的尊重文化並非可靠金錢衡量,
  亦非一些標榜「有權牢牢控制這樣那樣」、
 「領導一切」、「權威不容挑戰」之執政集團所能到,      
何況公投更是一些專制政府之忌諱與心魔。



AH Gwai

+Shu Siu 如心兄,
回流一般指,移居外地的人回到原居地定居。
你舉的例子不過是回港探親、舊地旅遊,
這些華僑幾時都有;就如我們經常返大陸探親遊玩,
但這些舉動不會視為回流大陸。
我有位朋友家族有點閒錢,
阿爺一代在港留有地鋪物業小生意,
朋友九七後名義上舉家移民加拿大,
實際上計足當「太空人」的日子,盡數留港保業,
當加國公民資格滿足,他就完全留港。
他算回流麼?我認為他們根本無離開過香港,
只是不時「遊」加。
就計他屬回流,但他在港有祖屋,居住完全不成問題。
這類似是而非的回流是有閒錢人的玩意,
比例穩定,很難反映全體實質回流的多少。
小中產一家移民,破釜沉舟,
賣掉香港物業(才手頭鬆動可移民),
但往後發覺事業不振,要回港發展,
大概2010年前還成,但今日2018年,
香港既有制度衰弛、樓價離地、物價飛騰,
回流首先就難以解決住的問題,對不對?
或許用外地老人金不時遊埠尚可,
但足夠回港長住定居?
好難想像外地的福利好成咁。
事實上,從新聞所見,香港人移出比回流多很多。
香港有幾好,心照。


給如心兄參考。有回流受訪者是紐西蘭移民的下一代。

《香港主權移交20年:回流港人的掙扎》(上)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0440271

《香港主權移交20年:決定求去的香港人》(下)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0440274


10 則留言:

  1. 開始便發覺為什麼這樣像今日香港﹖
    再看一遍, 原來是借舊時人物諷現今香港,
    寫得真吮核﹗ 好嘢﹗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似不著痕跡, 似真還假, 高層次﹗ ^.^

      刪除
  2. ╭~╮
    ╰╭╯✨
     O
       ☆🌟
     .∧_∧o。⊹
     ( ・ω・ )
     |⊃/(___∵★°∴
    /└-(____/₡Ϡ¨*✬
    ❉•ೋஜ¤ഐ๑*۩۞۩✾
    ╠╣aΡpy週日💫好友🌜甜睡🌛💤

    回覆刪除
  3. 🌟♩∴♫∵♪♬
    ╭~╮
    ╰╭╯
     O
       ☆
     .∧_∧o⊹
     ( ・ω・ )
     |⊃/(___★°*
    /└-(____/₡Ϡ¨*✬
    ❉•ೋგஜ¤ഐ๑۩۞۩✾
    好友💫晚安🌜甜睡🌛💤
    ✨開心萬事得╠╣aΡpy週一

    回覆刪除
  4. 💫好友♦・゚🌜甜夢安睡囉🌛💤
    ╔══╗────╔╗╔═╦╦╗─╔╗╔╗✨
    ║╔═╬═╦═╦╝║║║║╠╬═╣╚╣╚╗・゚⊹
    ║╚╗║╬║╬║╬║║║║║║╬║║║╔╣
    ╚══╩═╩═╩═╝╚╩═╩╬╗╠╩╩═╝🌟
    ──────────────╚═╝╠╣aΡpy週三

    回覆刪除
  5. 大夫都好關心政治議題…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