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日 星期日

鳩摩羅什334-413年;一說350-409年

鳩摩羅什梵文कुमारजीवIASTKumārajīva

334-413年,一說350-409年),東晉十六國時期,

西域龜茲(今新疆庫車),佛教比丘,自幼聰敏,
其父鳩摩羅炎,是從天竺(印度北部)逃亡到西域
貴族後裔,其母是龜茲王的妹妹。
歲時同母親一同出家,曾遊學西域、天竺諸國,
遍訪名師大德,深究佛法的真諦。他年少精進,又博聞強記,
於是備受矚目和讚嘆。
開始學習的是原始經典阿毗達磨大毗婆沙論》,
日誦經千偈,每偈三十二字,凡三萬二千言;譽為「神童」。
九歲時,與母親一同前往天竺北部的罽賓國(克什米爾)學法,
向小乘教論名僧盤頭達多學習小乘經典,三年大成。
隨後與母耆婆返國,在月支北山時路遇不知名的修行僧預言:
「子若行至三十五,仍未破戒者,
將與教化阿育王優波掘多般宏揚佛法」。
十三歲,至疏勒登高座講法。得知父鳩摩羅炎病歿後,
須利耶蘇摩為師,轉學大乘佛教、
主要研究了中觀派的諸多論著,
並由須利耶穌摩親自傳授《法華經》等經典。二十受具足戒
前秦建元十五年(379年),僧人僧純曇充等自龜茲歸來,
稱鳩摩羅什才智過人,深明大乘佛學。
他在東晉時,來到我國,
從事佛經翻譯,其譯本簡潔曉暢,流傳至今,
對於佛法的宏揚,貢獻很大。
鳩摩羅什漢傳佛教的著名譯師,
被尊為我國佛典“四大翻譯家”之首。譯著包括大智度論》、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中論》、妙法蓮華經》等。
長安高僧道安力勸苻堅延請羅什入中土。苻堅求之不得,
382年建元十八年),派大將呂光領兵七萬出西域,
伐龜茲。
384年建元二十年),呂光俘獲羅什,因呂光的脅迫,
被迫娶龜茲王女阿竭耶末帝,並賜醇酒,淫、酒雙戒俱捨。
呂光部隊回程途中,鳩摩羅什預測將有山洪,呂光不以為然,
後因確有山洪而懼怕鳩摩羅什,不久前秦滅亡,呂光稱涼王。
此後18年間,被呂光、呂纂軟禁在涼州
401年後秦弘始三年),姚興攻滅後涼呂隆出降,
是年十二月二十日羅什抵長安,以國師之禮待之,
信徒數千人,公卿以下皆奉佛,鳩摩羅什育有二子,
又在姚興的逼迫之下娶了十名妓女,
「諸僧多效之。什乃聚針盈缽,引諸僧謂之曰:
『若能見效食此者,乃可畜室耳』。因舉匕進針,
與常食不別。諸僧愧服,乃止。」此後在俗10年間,
潛心鑽研佛學,將梵文經卷譯成漢文,他在譯經之暇,
還常在逍遙園澄玄堂,及草堂寺講說眾經。
弘始十五年,鳩摩羅什在長安大寺圓寂,臨終前他說:
「今於眾前,發誠實誓: 若所傳無謬者,當使焚身之後,
舌不焦爛」。果然火化之後「薪滅形碎,唯舌不灰」。
鳩摩羅什的譯經幾乎觸及佛教龐博經文的各個方面:
大乘經典的新譯或較準確的重譯,關於戒律的經文、
小乘教派經本、經院學說與玄學的巨著,
鳩摩羅什將3-4世紀,出自大乘而以某種辯證法,
為基礎的中觀學派介紹到中國。
唐朝玄奘等人的譯經被稱為新譯
此前的鳩摩羅什等翻譯的經卷被稱為舊譯
鳩摩羅什對東亞佛教經典的貢獻巨大。
羅什於西明閣和逍遙園開始譯經, 
依據南朝粱代僧祐於《出三藏記集》為鳩摩羅什所作傳記,
他一生譯經三十二部,加上二部闕失和一部非主譯,
實際收錄三十五部,至唐朝智昇開元釋教錄》,
依據隋朝費長房歷代三寶紀》等的記載,
增加為總共譯經七十四部,智昇見到了其中的五十二部
三百〇二卷,有《金剛經》、《阿彌陀經》1卷、
坐禪三昧經》3卷、《法華經》7卷、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27卷、《維摩經》3卷、
大智度論》100卷、《中論》4卷等。
此外還有,與廬山慧遠的書信問答集《大乘大義章》3卷,
弟子僧肇編撰的《注維摩詰經》10卷遺世。
入室弟子有僧肇僧叡道生道融慧觀等三千餘人,
後世有什門四聖、八俊、十哲之稱。他翻譯的經卷準確無誤,
對後世佛教界影響極為深遠。並留有「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名句。
贊寧稱讚鳩摩羅什翻譯《法華經》「有天然西域之語趣」,
金剛經》雖有眾多譯本,在佛教界一向傳誦的是~
鳩摩羅什的譯本。鳩摩羅什的譯文已臻於精美,
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四字句爲主的行文體制,稱「譯經體」。
胡適在《佛教的翻譯文學》一文指出:
「在當日過渡時期,羅什的譯法可算是最適宜的法子。」
陳寅恪推崇鳩摩羅什,認為他的譯經藝術實優於玄奘,
有三個特色:
「一為刪去原文繁重,二為不拘原文體制,三為變易原文」。
但羅什卻認為「改梵為秦,失其藻蔚,雖得大意,
殊隔文體,有似嚼飯與人,非徒失味,乃令嘔噦也。」
一、智慧之子
鳩摩羅什的父親鳩摩炎,天竺人,家世顯赫,世代為相,
其父鳩摩達多,倜儻不群,聲名顯赫。鳩摩炎天賦聰慧高節,本應嗣繼相位,卻推辭不就,毅然出家。
隨後東度蔥嶺來到龜茲國,龜茲王非常敬慕他的高德,
便親自到郊外迎接,並延請鳩摩炎為國師。
鳩摩羅什的母親,是龜茲王的妹妹,聰慧明悟,所讀經書,
過目不忘,聽而能誦。她的身體有紅痣,依據命相之術,
正是必生貴子的特徵。龜茲王妹年僅二十,
各國顯貴競相提親,她卻不肯答應。
等到一見鳩摩炎,十分傾心,決意嫁給他。
當鳩摩羅什的母親懷孕時,不論記憶或理解,都倍增於從前。
她聽聞雀梨大寺名僧大德很多,還有得道高僧。於是,
她與貴族女士、有德行的尼姑,設齋供養高僧,聽聞佛法。
他的母親忽然能無師自通天竺語,眾人都感到非常的驚訝。
阿羅漢達摩瞿沙說:“這種現象,必定是懷有智慧的孩子。
舍利弗在母胎時,其母智慧倍常,正是前例。
”鳩摩羅什出生後,其母便忘記了天竺語。
不久,鳩摩羅什的母親想要出家,但丈夫不允許,
後來又生下一個男孩,名叫弗沙提婆。
有一次,她因為出城遊玩,看見荒冢間枯骨散落,
深感人生是苦海。她立誓要出家修行,
丈夫鳩摩炎堅持不答應,於是她絕食抗議六天,
她的丈夫才忍痛答應。
當時,鳩摩羅什年僅七歲,也跟隨母親一同出家。
二、尋道求法
鳩摩羅什九歲時,他隨著母親來到罽賓國,
向當時著名的法師盤頭達多(即罽賓王的堂弟),
學習小乘佛法。盤頭達多稱讚鳩摩羅什神慧俊才,
罽賓國王聽到了讚譽,延請鳩摩羅什進宮,
同時召集許多外道論師一同問難鳩摩羅什,
結果外道全被折服。因此,罽賓國王更加敬重鳩摩羅什,
以上賓之禮供養他。
當鳩摩羅什十二歲時,母親又攜帶他返回龜茲國。
鳩摩羅什聲名遠播,有許多國家爭相延聘他,
但鳩摩羅什都毫不動心。羅什的母親領著他到月氏北山,
有一位阿羅漢見到鳩摩羅什,非常驚異的告訴他的母親:
“你應當守護這位小沙彌,假如他能到三十五歲而不破戒,
將會大興佛法,度化無數眾生。但是受戒不全,

則不能做到,只可為才智聰慧的法師而已。”
不久,鳩摩羅什跟隨著母親,
途經沙勒國(即疏勒,今新疆喀什一帶),停留了一年,
學習佛教論藏,外道經書,無所不受,
而且領會了其中的奧妙。沙勒國有位沙門名叫喜見,
對國王說:“這位沙彌不可輕視,大王應當請他來宣講佛法。
一則,國內沙門會自嘆不如,感到自行慚愧,必會精進修行;
二則,龜茲王必會認為鳩摩羅什出自我國,
而他尊重鳩摩羅什,也必然會尊重我們,
他就會遣使交好。”於是疏勒國王同意,設無遮大會,
請鳩摩羅什升座,講《轉法輪經》,龜茲國王果然遣臣通好。
鳩摩羅什在宣講佛法的同時,還博覽各種書籍,
並精通了陰陽星算,預測吉凶,每每應驗。
當時,沙勒國有莎車王子和參軍王子兄弟二人,
放棄王位而出家修行,兄長名須利耶跋陀,
弟弟名須耶利蘇摩。蘇摩才藝絕倫,專門傳播大乘佛教,
他的兄長及其他學者皆拜他為師,
鳩摩羅什也跟從他學習大乘佛法,
耶利蘇摩給羅什講授大乘經典《阿耨達經》,經過反覆辯難,
羅什終於放棄小乘立場,改宗大乘,在佛學上造詣更深厚了。
隨後,鳩摩羅什跟隨著母親來到龜茲北面的,
溫宿國(今新疆阿克蘇)。當時溫宿國有一位道士,
精通辯才,在西域享有盛名,手擊王鼓,並發誓說:
“若有人辯論勝我,我將斬首自謝。”鳩摩羅什與他辯論,
挫敗了外道。於是聲名鵲起,譽滿西域,名被東土。
龜茲王親自前往溫宿國,迎請鳩摩羅什母子回國教化。
龜茲國原屬小乘的教法,鳩摩羅什廣開大乘佛法,
聽聞者莫不歡喜讚嘆,大感相逢恨晚。
此時,鳩摩羅什正值二十歲,於是在王宮受戒,
跟從卑摩羅叉學習《十誦律》。
不久,鳩摩羅什的母親決心前往天竺國,參拜佛跡。
她辭別龜茲王白純時,說道:“你的國運不久就會衰微了。”
她只身前往天竺。她臨別時,對鳩摩羅什說:
“大乘佛法要傳揚到東土(中國),全得仰賴你的力量。
但是這件宏偉的事,對你而言,卻沒有絲毫的利益,
你該怎麼辦呢?”鳩摩羅什回答說:“大乘菩薩之道,
要利益別人而忘卻自己。假如我能夠使佛陀的教化流傳,
使愚迷的眾生醒悟,雖然我會受到火爐湯鑊的苦楚,
我也沒有絲毫的怨恨。”
鳩摩羅什在龜茲國,誦讀許多大乘的經書,
領悟了大乘教法的真諦。

龜茲王為鳩摩羅什建造金制獅子座,
上面鋪著錦繡坐褥,恭請鳩摩羅什升座說法。
但鳩摩羅什說:“我在罽賓國的師父尚未體悟大乘的妙義,
我想要親自前往為他解說,所以我不能久留此地。”
不久,鳩摩羅什的師父盤頭達多,不遠千里來到龜茲國。
龜茲王問盤頭達多:“您為何從遙遠的地方來到本國?”
盤頭達多說:“一來聽說我的弟子鳩摩羅什有非凡的體悟,
二來聽說大王極力弘揚佛法,所以冒著跋涉山川的艱辛,
專程趕來貴國。”鳩摩羅什聽到師父光臨的消息,
非常的喜悅。鳩摩羅什苦口婆心,娓娓道來大乘妙義,
師徒之間往來辯論一個多月,終於說服了盤頭達多。
盤頭達多讚嘆著說:
“師父未能通達,徒弟反而啟發師父的心志,
這話在今天得到證實。”盤頭達多便向鳩摩羅什頂禮,
說:“和尚是我大乘的師父,我是和尚小乘的師父。”
大乘小乘互為師徒,傳為佳話!
鳩摩羅什的神思俊才,傳遍整個西域,人人非常欽服,
每年舉行大會,講經說法,西域諸王都雲集來聞法,
並長跪在鳩摩羅什的法座旁邊,讓鳩摩羅什踏著登上法座。
三、遠涉涼州
鳩摩羅什的名聲不僅遠播西域,也東傳至我國。
前秦苻堅居於關中,早已有迎請的想法。苻堅建元十三年,
太史上奏:“在外國邊野,出現一顆閃亮的明星,
未來應當有一位大德智人,將來到我國。”
苻堅說:“我聽說西域有位鳩摩羅什,襄陽有釋道安。
那位外國的大德智人,一定是鳩摩羅什吧!”
鄯善國王和龜茲王弟,曾一同前來朝禮苻堅,
說西域有很多珍奇異寶,應派兵討伐。
前秦苻堅建元十七年二月(公元三八一年),
鄯善王等人又奏請討伐西域。於是次年九月,
苻堅派遣驍騎將軍呂光、陵江將軍姜飛,偕同鄯善王、
車師王等,率領七萬大軍,討伐龜茲及烏耆諸國。

臨行之前,苻堅對呂光說:

“帝王順應天道而治國,愛民如子,
那有貪取國土而征伐的道理呢?
只因為懷念遠方的大德智人罷了!
我聽說西域有鳩摩羅什法師,他深解佛法,

擅長陰陽曆算,是後學的宗師。我非常想念他。

賢哲的聖者,是國家的大寶,
如果你戰勝龜茲國,要趕快護送他返回。”
呂光的軍隊剛出發,鳩摩羅什告訴龜茲王白純:
“龜茲國運將要衰微了,將有強敵從東方攻來,
你應該恭敬迎接,不要派兵反抗。”但是龜茲王不聽勸告,
率軍奮力抵抗。呂光率軍攻克龜茲,殺了白純,
另立其弟白震為國王。呂光擄獲鳩摩羅什,看他年紀輕輕,
不知其智慧的高深,就把他當凡夫俗子來戲弄。
呂光強迫鳩摩羅什與龜茲公主成親,鳩摩羅什苦苦請辭。
呂光又命其騎猛牛和乘惡馬,
取笑其從牛背和馬背跌落的滑稽相。幾番的惡意捉弄,
鳩摩羅什都胸懷忍辱,絲毫沒有怒色。
最後,呂光感到慚愧,才停止輕慢的行為。
呂光率軍返國,中途在山下紮營休息。
鳩摩羅什說:“不可在此地停留,
否則全軍將士必定狼狽不堪,應把軍隊遷往山頂。”
呂光不理睬鳩摩羅什的建議,依然故我。
當天晚上,果然大雨滂沱,山洪暴發,積水有數丈深,
將士死亡有數千人。
此時,呂光方才暗自感嘆鳩摩羅什的神異。
鳩摩羅什又對呂光說:“這是兇險死亡的地方,不宜久留,
推算時運和定數,你應趕快率兵返國,

中途一定可發現福地,適合居住。

”呂光聽從鳩摩羅什的建議,迅速率軍離開。
當大軍到達涼州(今甘肅省武威縣),
傳聞苻堅已被姚萇殺害,呂光下令三軍縞素服喪,
並自立為帝,國號涼(史稱後涼),建元為太安。
太安二年(公元三八七年)正月,姑臧的地方颳起大風。
鳩摩羅什說:“不吉祥的大風,顯示將有叛亂發生,
但不必勞師動眾,自然能平定!”果然,不久梁謙、
彭晃相繼叛亂,但很快就被平定了。至呂光龍飛二年,
張掖的臨松、盧水胡沮渠男成及其從弟蒙遜等人造反,
推建康太守段業為盟主。呂光即派遣愛妾所生的兒子

──秦州刺史太原公呂纂,率領精兵五萬前往討伐。
當時人人認為段業等只是烏合之眾,而呂纂擁有威聲,
勢必能夠平定亂事。呂光也滿懷信心去拜訪鳩摩羅什。
鳩摩羅什說:“我觀察此行,並不能獲勝回來。”
不久,呂纂在合梨被打敗。後來,郭馨也起兵作亂,
呂纂便率領大軍返回,又被郭馨打敗,全軍覆沒,
呂纂僅以身免,棄甲而歸。
呂光非常器重大臣張資,有一次張資臥病在床,
呂光十分焦急,延請許多名醫來為他治療,
突然有一位外國道士羅叉,自稱能夠令張資病癒。
呂光信以為真,賞賜羅叉許多珍寶。

鳩摩羅什知道羅叉騙人,就前往告訴張資:

“羅叉不能治癒你的病,只有徒勞無功罷了!

人的運數雖然隱微不見,但可以某些現象來測知。”

鳩摩羅什用五色絲結繩,然後燃燒成灰,再投進水中。

如果灰末浮出水面,又聚合成絲繩,則張資的病不能痊癒。
剎那間只見繩灰浮聚在水面,又結合成原來絲繩的模樣。
張資服用幾天藥劑,便病故了。不久,呂光也死亡。
呂光的太子呂紹便繼承帝位,但過了幾天,
呂纂殺害呂紹而自立,建元咸寧。
呂纂咸寧二年,怪事連連。發現一隻母豬生下小豬,
一身三頭。夜裡又有飛龍從東廂的井中出現,
而爬到大殿前蟠臥,等到天亮時就消失了。
呂纂認為這是一種祥瑞,所以稱大殿為龍翔殿。
不久,又傳來有黑龍在九宮門飛躍的消息,
於是呂纂又把九宮門改為龍興門。鳩摩羅什對呂纂說:
“近日妖豬出現,是象徵怪異的事將發生。潛龍出遊,
也不是吉祥。龍屬於陰類,出入有定時,

但是近時常常出現,象徵災害要來臨。

一定會發生部下篡位的事,
你應克己修德來挽回天運。”但是呂纂卻不採納忠告。
有一天,呂纂和鳩摩羅什下棋。
呂纂吃掉一顆鳩摩羅什的棋子,呂纂說:“殺胡奴頭。”
鳩摩羅什回答:“不能殺胡奴頭,胡奴將殺人頭。”
鳩摩羅什的話,是有影射的意義,但是呂纂未能醒悟。
呂光的弟弟呂保,有一個兒子名呂超,小字胡奴,
後來果然殺死呂纂,擁立兄長呂隆為帝。
此時,大家才恍然大悟鳩摩羅什的預言。
鳩摩羅什在涼州停留了十七年之久,呂光父子不信奉佛法,
於是鳩摩羅什韜光養晦,無法弘傳,不能施展抱負。
姚萇聽說鳩摩羅什名聲,多次請羅什來秦,

但後涼呂氏不放,怕他的智謀為秦所用,與己不利。

姚興即位後又請羅什,仍未請到。

公元401年弘始三年姚興出兵西攻涼州,
涼主呂隆兵敗投降,羅什才被迎入關,他已經五十八歲了。

四、長安譯經
姚萇殺死苻堅建立後秦,擁有關中,曾虛心請鳩摩羅什蒞臨,
但是呂氏王族,恐怕神奇智慧的鳩摩羅什,一旦為姚萇所用
,將會不利呂氏建立的涼國,於是不准鳩摩羅什東行。
姚萇死後,太子姚興繼位,又派遣使者到涼國敦請鳩摩羅什,
但依然徒勞無功。後秦姚興弘始三年(公元四零一年)三月,
在廟庭的逍遙園,青蔥竟然變為香芷,這被公認為祥瑞,
象徵著大德智人將會到來。同年五月,姚興派遣隴西碩德,
西伐涼國呂隆,呂隆軍隊潰敗,至九月呂隆上表歸降,
鳩摩羅什才能前往關中,此時,他已五十八歲了。
公元四零一年十二月二十日,鳩摩羅什抵達長安。
姚興萬分喜稅,以國師之禮待鳩摩羅什,
次年,並敦請他到西明閣和逍遙園翻譯佛經,
又遴選沙門僧契、僧遷、法欽、道流、道恆、道標、
僧叡、僧肇等八百餘人參加譯場。
東漢明帝時,佛法傳來中國,歷經魏晉諸朝,
漢譯的經典漸漸增多,但是翻譯的作品多不流暢,
與原梵本有所差距。鳩摩羅什羈留涼國十七年,通曉漢語,
運用自如,並有深厚的文學素養,又加上他博學多聞,
精通梵文及西域少數民族語言,熟悉各種文本的佛經,
因此,在翻譯經典上,自然準確流暢而契合妙義,
在佛典傳譯的里程上,締造了一番空前的盛況。
鳩摩羅什譯有《摩訶般若波羅蜜經》、
《小品般若波羅蜜經》、《金剛般若經》等般若類經,
《中論》、《百論》、《十二門論》、《大智度論》等

  中觀派經典,還有《阿彌陀經》、《法華經》、
《維摩詰經》、《大智度論》、《維摩經》、《華嚴經》、

《成實論》、《無量壽經》、《首楞嚴三昧經》、
《十住經》、《坐禪三昧經》、《彌勒成佛經》、
《彌勒下生經》等大乘重要經典,《十誦律》、
《十誦戒本》、《菩薩戒本》、佛藏、菩薩藏等等。
有關翻譯的總數,依《出三藏記集》卷二載,共有三十五部,
二九七卷;據《開元錄》卷四載,共有七十四部,三八四卷。
他所譯出的經論,在我國佛教史上,造成巨大的影響。

《中論》、《百論》、《十二門論》,釋道生弘揚於南方,
經僧朗、僧詮、法朗,至隋代吉藏而集三論宗之大成。
因此,鳩摩羅什被尊為三論宗之祖。
三論再加上《大智度論》,而成為四論學派。
此外,《法華經》,是天台宗的緒端;

《成實論》,為成實宗的根本要典;


《阿彌陀經》、《十住毗婆沙論》,為凈土宗的依據;


《彌勒成佛經》、《彌勒下生經》,促成彌勒信仰的發展;


《坐禪三昧經》,促進菩薩禪的盛行;
《梵網經》,使我國能廣傳大乘戒法;

《十誦律》,是研究律學的重要典籍。


鳩摩羅什在佛教史上,承先啟後,功不可沒。
沙門僧叡才智高潔,常跟隨在鳩摩羅什在身邊,
鳩摩羅什每次對僧叡討論梵文的文法,商量異同,
說:“天竺國俗,重視文辭,語言押韻,言辭優美可以歌唱,

一詠三嘆,凡是覲見國王,必要讚頌,見佛之威儀,
以歌嘆為貴,經文中常有偈頌,是梵文的格式。
但是,將梵文譯為漢語,失其辭藻,雖得大意,但隔於文體。

有如嚼飯與人,不僅失去味道,乃令人嘔吐。
”鳩摩羅什曾作頌贈沙門法和云:
“心山育明德,流薰萬由延。哀鸞孤桐上,清音徹九天。”
鳩摩羅什喜好大乘佛法,志在廣播佛法,
常常不禁嘆息說:“我如果下筆作《大乘阿毗曇》,
絕不能與迦旃延子相比。現在中國,具有深知遠識的人很少,
恐怕很難獲得共鳴。我在此地,好像折斷羽翼的飛鳥,
將要作什麼論著呢!”鳩摩羅什於是悽然作罷!
後來,鳩摩羅什為姚興著有《實相論》二卷,
以及註解《維摩經》,他的文辭婉約清麗,
無所刪改而文采斐然。曾與廬山慧遠書信答問,
後人特將他回答慧遠問大乘義十八科三卷,
輯為《大乘大義章》。
五、舌不焦爛
鳩摩羅什為人神情開朗,傲岸出群,應機領會,獨具神解,
鮮有匹敵者。他生性仁厚,心地寬厚,平時虛己善誘,
終日不倦。姚興常常對鳩摩羅什說:
“大師!您聰明超群,悟性卓越,是天下第一。
如果您逝世了,法種便斷絕,沒有人可繼承。”
於是,姚興逼迫鳩摩羅什接受十名女子。鳩摩羅什苦不堪言,
但為了譯經大業,只得忍辱。從此之後,
鳩摩羅什不住在佛寺僧房,另外遷往他處。
每逢升座講說經義,時常語重心長地說:
“譬如臭泥中生長蓮花,只須採擷蓮花,不必沾取臭泥啊!”
有人對於鳩摩羅什生起輕慢心,也妄想仿效。
鳩摩羅什便集合大眾,來到盛滿鐵針的缽前,
他面色凝然說:“如果各位能學我將這一缽的針吞下,
就可學我的行為。否則,希望大家各自安心修行,
謹守戒律,切莫再滋生妄想!”
說完話,立刻把那滿缽的鐵針吞下,宛如吃飯般輕鬆。
大眾看後,都目瞪口呆,感到非常地慚愧。
鳩摩羅什在龜茲國,曾從卑摩羅叉律師受戒。
當卑摩羅叉入關中,鳩摩羅什非常欣悅,特地前往禮拜。
卑摩羅叉不知鳩摩羅什被逼迫之事,
就問:“你在漢地有殊勝的因緣,受法的弟子有多少人?”
鳩摩羅什回答:“漢地的經律尚不完備,新經和諸論,
大部分是由我傳譯,有三千徒眾跟隨我學法。
但是,我業障深重,沒有依照師父的教誨!”
有一位杯渡比丘,在彭城隨緣度眾,聽說鳩摩羅什在長安,
竟喟然嘆息:
“我與他戲別三百餘年,未能相逢,恐怕要等到來生再聚。”
鳩摩羅什心知世壽已盡,但還希望繼續譯經弘法,
當他稍覺得身體四大不調,便為自己持咒三遍,
又請外國的弟子共同誦念,然而回天乏術。
圓寂之前,鳩摩羅什向僧眾告別說:
“我們因佛法相逢,然而我尚未盡到此心,卻將要離去,
悲傷豈可言喻!我自認為愚昧,忝為佛經傳譯,
共譯出經三百餘卷,只有《十誦律》一部尚未審定,
如果能保存本旨,一定沒有錯誤。我希望所有翻譯的經典,
能夠流傳於後世,而發揚光大。如今我在大眾面前,
發誠實誓願──如果我所傳譯的經典沒有錯誤,
願我的身體火化之後,舌頭不會焦爛。”
後秦姚興弘始十一年八月二十日,
即東晉安帝義熙五年(公元四零九年),
鳩摩羅什在長安圓寂,於是在逍遙園火化。
當飛灰煙滅,他的形骸已粉碎,只有舌頭依然如生。
這正應驗了他生前的誓願,留給我們無盡的沉思和緬懷!

5 則留言:

  1. 咁…多字,睇完有啲頭暈添!:P
    大夫大師:你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只聽過“東施效顰“
      “西施效暈“…大夫果然有創意!
      l like! kakaka…

      刪除